藏茶文学网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物 > 山坡上的狼

山坡上的狼

时间:2019-08-16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“可以出门了。”叶赛尔拉着孙子的手对妻子说。
  
  “走吧。”妻子说完,把一束猫头鹰羽毛插在孙子头上,再将孙子抱上马背。这是哈萨克族儿童举行上马礼的鲜明标志。
  
  今天是叶赛尔和妻子为孙子精心挑选的好日子,叶赛尔将牵着马去拜访亲友。叶赛尔已经通知亲友们今天要给孙子举行上马礼。按照常规,他牵着马到达后,亲友们会热情地向孙子撒酸奶酪,送给他马鞍子和马鞭子,并把他抱上配好马鞍子的马背。有一句老话说,借马容易,借鞍难。所以,哈萨克族人都很重视儿童的上马礼,期待通过亲友们赠送马具的方式,让孩子得到祝福,顺利长大成人。
  
  一路上,孙子骑在马上,高兴地笑着。但叶赛尔没有笑,脸色一直不好看。他今天早上才得知,前几天他通知过的亲友都去打狼了。他很生气:你们都去打狼,我孙子的上马礼怎么办?难道狼比我孙子的上马礼还重要?这样想着,他的脚步便慢了下来,想牵马回去。但他看见孙子骑在马上笑着,便又往前走去。
  
  翻过一座山,叶赛尔发现,仅仅二十多天,这里就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他勒住马放眼望去,整个山野已经被绿色占领,显示出勃勃生机。他想,这样好的时节,这样好的地方,牛羊都忙着吃草,狼出来也不为过——狼也是山里的一分子,需要走动,需要捕食。
  
  叶赛尔之所以听到亲友们去打狼的消息后很生气,是有原因的。去年开春,狼突然多了起来。他和村里人去打狼,打了好几天,虽然一只都没有打死,但成功把狼挡在了牧场外围。牧场上的牛羊因此安全了,暂时不会受到伤害。一天,叶赛尔发现一个狼窝,里面有五只小狼崽,母狼不在,打死小狼崽轻而易举。但他没有动手,因为他想把母狼也打死。可母狼是大狼,打死它并非易事。于是,他想到了投毒。他把毒药放在肉中,把母狼毒死了。然后,他把五只小狼崽也打死,拉着它们的尸体回村了。他打狼的过程很顺利,并没有让谁受到惊吓。但他的行为受到村里人的指责——毒死母狼,打死五只小狼崽,你为何做这样的事呢?
  
  叶赛尔后悔了,但母狼已经被毒死,五只小狼崽也已经被打死,他没有办法改变这一事实了。
  
  人们议论纷纷,狼邪气,叶赛尔弄死了六只狼,会遭报应的。
  
  叶赛尔听到这样的议论,心里害怕,便落下了恐惧症。这一年多来,叶赛尔很痛苦,每天晚上的梦中,都有一只狼跑来跑去,有时候是他追狼,有时候是狼追他,情形极为恐怖。村里人反对投毒,他们经常会说一句话:“把眼眶挖了,比把眼珠子挖了还阴险;把嘴唇割了,比把牙齿打掉还恶毒。”但他投毒是出于无奈,狼如此猖狂,不收拾它,它会离人越来越近,到最后挨收拾的就是人。再说,狼已经咬死了这么多只羊,打死几只狼就算是让它们偿命了,没有什么不妥的。
  
  当叶赛尔想到狼窝中除了那只母狼和五只小狼崽,应该还有一只公狼时,才恍然大悟,一定是那只公狼要来报复他,接连重复做的这个梦就是暗示。他浑身颤抖,觉得那个梦并非噩梦,它马上就要变成现实。打死那五只小狼崽时,他想起猎人说过,掏狼窝不能一窝端,必须留一只小狼崽拖住大狼,好让它无法分身来追掏狼窝的人。当时,他犹豫了一下,想留一只小狼崽在狼窝里,但他又觉得把五只小狼崽全部打死才解气,有利于威慑狼群,所以便用石头砸碎了那五只小狼崽的脑袋。但他忽略了公狼,想它外出觅食回来,满目所见皆为惨状,仇恨便如洪水一般在内心奔涌,必将一路跟踪而来,找他报仇。
  
  这样一想,叶赛尔犹如掉入冰窟窿,感到浑身阵阵寒冷。
  
  叶赛尔接连做噩梦的消息像风一样传开,不少人知道了这件事。人们对这件事议论纷纷,有人说:“叶赛尔老了,人老了胆子就小了,胆子小了就怕事,人一怕事,什么事都来了。”
  
  “人老了就应该胆子小,不然会出事的。”
  
  “其实不是胆子小的问题,是叶赛尔到了信服一些事情的年龄了。”
  
  “信服什么事情呢?”
  
  “老年人不是说,每个动物都有它的守护神吗?人年轻的时候火气旺,连动物的守护神也怕人哩,所以年轻人打猎的多,也更容易打到猎物。”
  
  “你的意思是,人老了火气就弱了,动物的守护神就不怕人了,所以年龄大的人不应该去打猎。”
  
  “对。”
  
  “这个说法你是从哪儿听来的,好像没有人这样说过。”
  
  “没有人说过没关系,你只要信就可以。”
  
  “这是迷信吧?”
  
  “这不是迷信,是一种告诫,是让我们懂得尊重生命。”
  
  “这样一说,我好像懂了。”
  
  “你活到叶赛尔那个年龄,就全懂了,就能理解了。”
  
  叶赛尔怕狼,这一年多很少去牧场放牧,慢慢与村里人生疏起来。他毒死了狼,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;村里人觉得叶赛尔接连做噩梦,身上有邪气,便不与他来往了。
  
  叶赛尔变得很孤独。他没有想到,就连他的亲友也好像在故意躲他。明明几天前已经接到他要给孙子办上马礼的通知,他们却一个个都去打狼,让他不知如何是好。
  
  中午,叶赛尔到了卡哈尔家。卡哈爾和叶赛尔一起长大,一起娶媳妇,一起当爸爸,后来又一起当爷爷。卡哈尔曾对叶赛尔说:“这辈子,我是你的影子,你是我的影子,谁也离不开谁。”但影子毕竟是影子,不是心。卡哈尔也去打狼了,只有他的小女儿古丽在家。叶赛尔想,既然自己已经来了,不管卡哈尔怎样对待自己,也要把上马礼的程序进行下去,哪怕下午空手回去,也心里无悔。
  
  他牵着马在卡哈尔家的栅栏外走了一圈,意即告诉卡哈尔的家人,他带着孙子来了。
  
  古丽在县中学当老师,放假了,便回父亲家住一段时间。叶赛尔已经表明来意,接下来就看古丽如何处理了。他希望她去找回卡哈尔,让他来参加上马礼。只有这样,卡哈尔才不是他的影子,而是他的心。
  
  但古丽不明白叶赛尔的意思。她对叶赛尔说:“爸爸去打狼了,打不到狼不会回来。你是等他,还是先回去?”
  
  叶赛尔生气了,他决定等。他在赌气,他要等下去。
  
  古丽在看一本书,她和叶赛尔闲聊,说到了打狼,便给叶赛尔讲了三个有关狼的故事。
  
  其一:
  
  有个屠夫卖肉回来,天色已晚。突然出现一只狼。狼窥视着屠夫担子上的肉,口水快要流出来了,于是尾随屠夫走了好几里路。屠夫很害怕,便将屠刀在狼面前晃了晃,想把狼吓跑。狼看见屠刀,吓得往后退了几步,可是等到屠夫转过身朝前走时,又跟了上去。屠夫就想:狼并不是要伤害我,它想要的是我手里的肉,不如把肉挂在树上,这样狼就够不着了,等明天早上狼走了我再来取肉。于是屠夫将肉挂在钩子上,踮起脚尖把带肉的钩子挂在树上,然后把空担子在狼面前晃了晃。这样,狼就不再跟着屠夫了,屠夫安全地回家了。第二天拂晓,屠夫去昨天挂肉的地方取肉,远远地看见树上挂着一个巨大的东西,好像一个吊死在树上的人。他感到非常害怕,焦虑地徘徊着向树靠近。等走到近前一看,原来树上悬挂着的是一只死狼。屠夫抬起头来,仔细观察后发现,狼的嘴里含着肉,挂肉的钩子已經刺穿了狼的上颚,就好像鱼儿咬住了鱼饵。当时市场上狼皮非常昂贵,一张狼皮价值十几两黄金。屠夫得到这张狼皮,发了一笔小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