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茶文学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微杀

微杀

时间:2019-08-22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1。开始
  
  故事是从一条微博的评论开始的。作为一个写手,有一段时间我很乐意和读者在微博上交流,直到那条评论的出现。
  
  起初我并没有很在意,只是一个用户名叫“徐娜”的人在我的微博后面留言说希望我写一写关于她的故事,我婉言回绝了她。她并没有因此放弃,而是采用狂轰滥炸的方式继续要求。她还抓住我的好奇心理,说她的故事很恐怖,我如果不写会后悔的。
  
  如此几天的较量,我放弃了,让她给我简单讲一下她的故事,很快她用私信回复了我。她说她本名就叫徐娜,是一名大一学生。她的男朋友江凯喜欢上了另一个叫童晓婉的女生,很坚决地跟她分手了。
  
  “童晓婉是个狐狸精,她抢了我的男朋友。我要杀了她。”
  
  我对她的故事大失所望,只劝她不要做傻事,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。
  
  “杀人犯法我自然是知道的。不过如果我先自杀,然后再变成厉鬼来要了她的命,这样警察也没办法了吧。”徐娜接着回复了我一条私信。
  
  聂小倩大战狐狸精,听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故事。看着电脑屏幕,我会心地笑了笑,决定不再搭理她。
  
  “看来你不相信我的话。”半个小时后她又发了条私信过来。
  
  我没有回复她,关上电脑睡觉去了,她停歇了两天没有骚扰我,我以为这事已经翻篇了。这天晚上我打开微博的页面,发现两个小时没登录竟然有一百多条微博提及我。我连忙点开来看,原微博是徐娜发的,她連续发了好几条,都提到了我,其他部分则是别人转发的。
  
  @小熊先生快来看,这艳丽的红很漂亮吧;@小熊先生现在你该相信我了吧;@小熊先生这种事不是谁都能经历呢,你说是不是?
  
  她的每条微博下面都配了一张不是很清晰的图片。图片里有一只手,手腕上有一条不浅的切口,鲜血沿着手腕滴落在地板上。再往上看其他图片,拍摄角度稍微发生了点变化,但依然看不到人脸,而地上的血迹越来越多。
  
  她正在自杀!
  
  我颤抖的右手拨动着鼠标的滚轮,那些转发微博的人都在评论这件事,希望我快点出现去阻止她。他们并不认识我,凭着经验猜测我跟徐娜或许有什么感情纠缠,所以她才会自杀给我看。我一下子慌了神,全都乱套了。
  
  徐娜正在自杀,可是我不认识她,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。我点开她的资料,才发现她跟我在同一个城市里。
  
  我看了看时间,她已经有半个小时没有更新微博了,这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。当下救人要紧,我连忙自己转发了徐娜的微博,简单解释了两句,希望认识徐娜的人能帮忙阻止她。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,我只有贴出徐娜发给我的私信截图另发一条微博。
  
  很快有人在我的微博下面评论,说是我杀了徐娜!这让我头皮发麻,多少有些后悔和莫名的恐惧。我给徐娜的账号发私信,可是她并没有回复我,她的微博也没有再更新。我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翻看徐娜以前的微博,企图寻找到一点点这只是个恶作剧的踪迹。
  
  她的微博开了有将近半年,发的微博不多,大部分都是心情文字,偶尔也会提到她男朋友江凯的名字。自杀的这几条微博是两个小时前陆续用手机发出来的,而在这之前有十来天她没有更新微博。
  
  微博下的评论我已经不敢点开看了,他们将杀人犯的帽子扣在我头上让我浑身不舒服。我拿出手机给本地的一个朋友打电话,他在公安局工作,叫白暮然。
  
  “你惹上风流债了啊?”听了我的叙述后他调侃道。
  
  “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,万一真出人命怎么办?”
  
  “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我可能也没办法。徐娜这名字太普通了,估计很难短时间内找到啊。而且她用手机上网,要其他部门协作才有可能锁定位置。”白暮然叹了口气道,“只能明天了。”
  
  “那一切可就都晚了。”我焦急道。
  
  “你别想太多,关上电脑好好睡一觉。网上的事真真假假。”白暮然说到这儿笑了起来,“上次我们也碰到过一个自杀直播的,千辛万苦找到了他的住所,破门而入。你猜怎么着,这混蛋发完贴子正玩网游呢,那情形别提多窝火了。”
  
  听完他的安慰,我稍微放宽了心。我不是救世主,即使这事是真的我现在也无能为力。这样想着我关了电脑躺回到床上。虽然是辗转反侧,但半个小时后我还是睡着了。
  
  醒来时额头冒着冷汗,大概是做了些噩梦,只是都记不太清楚了。我重新打开电脑,真希望昨天晚上看到的都是场梦,只可惜页面上那些自杀的照片还好好地呆着。我点开评论,终于看到一条让我欣喜的评论:我认识徐娜。
  
  我点开评论者的账号,发现他跟徐娜是互相关注的,而且很久之前他还转发过徐娜的微博。我连忙给他发私信,希望他能联系一下徐娜,看她有没有事。紧接着我拿起手机给白暮然打电话。
  
  “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。”还没等我开口,他就抢先道,“没有接到任何报警,这个自杀应该是假的。”
  
  “谢天谢地。”虽然还有些不安,但我长吐了口气。
  
  “不过……”白暮然顿了一下,“我让其他分局的同事帮忙查了下,十几天前有个自杀身亡的女生,叫徐娜,据说也是个大一新生。我将微博上的照片发给他们了,比对一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。先挂了。”
  
  我再次打开微博的页面,查找了一下徐娜最开始给我留言要我帮忙写故事时的日期,到现在也就一个礼拜。我发短信问白暮然那个徐娜具体哪天自杀的,白暮然回了一个日期。我对比了一下,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,那就是说徐娜是自杀后第七天给我留言的。
  
  头七回魂?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词,后背一阵发冷。
  
 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可还是忍不住回想那条私信的内容:我要先自杀,然后变成厉鬼要了她的命。
  
  徐娜早已经死了吗?她现在是来报复的吗?
  
  电脑上的页面提示我有一条新的私信,那个留言的人回复我了:我跟徐娜是中学同学,她不是已经自杀了吗?这些微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  
  事实并没有出乎意料,徐娜早自杀身亡了。只是,是谁给我评论,而且还发了这些自杀的微博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