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茶文学网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落日楼头

落日楼头

时间:2019-09-01 作者:未详 点击:次

  1。受伤
  
  在疏疏密密的枝枝叶叶后面,落日正勾勒出一个硕大晶亮的圆弧,美丽得触目惊心。这一切与病房里单调而寂寞的洁白,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。在这一刻,“落日楼头”四个字,鲜明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躺在病床上的我,忽然有了一种莫明其妙的悲壮感。
  
 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希望吸进新鲜的树叶气息,但是,扑面而来的,却是浓得化不开的药水味儿,如刀子一般刺到肺眼里去。
  
  手术是前天做的,还是昨天做的,或者是十天前做的,我似乎想不起来了。反正,腹部那一块地方开始钻心彻骨地疼痛,麻醉药的效用已经渐渐消退,折磨人的痛楚非常真实地降临了。
  
  依稀听大夫说,那把弹簧刀把我的肠子刺穿了,因此只好切去一截,再缝接起来。腹部的伤口到底有多长有多大,我没法看见,绷带和纱布厚厚地占据着那块微凸的山地,向我隐瞒着什么秘密。这我不在乎,当我知道我受了伤流了血,还拉下了一截肠子的时候,我竟然有了一种终于偿还了什么的轻松感,因而从此可以割断和另一个人的联系,我不再属于马丽华,我可以完完全全属于我自己了,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。
  
  我长长地嘘了一口气,然后想改变一下睡的姿势,但所有的努力只是意念上的,我以为我挪动了身子,其实纹丝未动。
  
  有脚步声响传到床边来,我听出是楚芬的脚步声。她的脚步又轻盈又利索,抬得快,落得轻,响出的是很可人的韵律。
  
  “大哥,你醒了!”楚芬几乎高兴得叫起来。
  
  她从不叫我的名字,她只叫我“大哥”。她说她没有哥哥,有哥哥的女孩子是最幸福的。
  
  我开始努力注视,摇到床前来的这一团蓝色的影子。在她所有的裙子中,我最喜欢这条裙子。淡蓝的底色上,缀着深蓝的小花,不独使她的身材显得颀长,而且还洋溢开一种宁静的氛围。
  
  她身体的轮廓,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,脸上的微笑明净而有亮度——她化了点儿淡妆,淡得几乎看不见痕迹。她伸出手来,按在我的额头上,手指很细很白很匀称。
  
  楚芬说:“刚才,你的目光很散漫,我第一次看到这样散漫的目光。只一会儿,大哥,你看到我后,灿然一亮,目光就聚集成一个焦点,明亮得像水晶。”
  
  我笑了。
  
  “你的眼睛告诉我,你非常非常爱我,是不是?你说嘛。”
  
  我点了点头。
  
  她俯下身子,吻了我一下。然后,迅速地取来一个保温杯,拧开盖儿,用不锈钢调羹舀起香菇熬的鸡汁,喂我。
  
  我实在是太饿了,温馨的汤汁急不可待地通过咽喉,发出“咕咕咕”的响声。
  
  “大哥,你进手术室时,来了好几个记者,缠着让我介绍英雄的事迹。我对他们说,我不在现场,我不知道。我说,他不是英雄,他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,你们不要这样盯着他。他们只好走了。”楚芬调皮地说着。
  
  顿了一阵,她又说:“不过马丽华会来看你,是市里的领导,打电话告诉你们局领导的。”
  
  我突然愤怒起来,说:“她来做什么?我不想见她,从现在起,我不欠她什么了。当年,她失掉了一条腿,现在我切掉了一截肠子,我们扯平了!”
  
  楚芬嘴一噘,说:“大哥,你答应过不对我发火的。”
  
  我小声说:“小妹,请原谅,我不是发你的火。”
  
  香菇鸡汁全让我喝完了,我有了一种饱的感觉,同时,又有很深的疲倦袭来,便微微闭上了眼睛。但我绝对没有睡意,马丽华的影子总在脑海里纠缠,抹也抹不去。
  
  2。英雄的注释
  
  马丽华是我最应该尊敬的人,也是我最憎恨的一个人。
  
  15年来,她的影子总是覆盖着我,让我生活在一种极其可悲的境地里。这些年来,我所有的努力是如何摆脱她。
  
  那个中午,太阳把一切镀得明晃晃的,我走出了税务局的大门,我清楚地看见当顶的太阳,把我的身影压缩成小小的一团,匍匐在我的脚下,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怜。
  
  “五四”青年节快到了,我被评上了局里的“青年标兵”,局团委要求我写一篇体会文章,题目是《英雄鼓舞我前进》。又是马丽华!我就不明白,我与她有什么太多的关系。
  
  15年前,我7岁的时候,黄昏,放了学,我在铁路上玩儿。看着落日余晖闪射在锃亮的钢轨上,像两根镀金的飘带,随时要顺风腾跃起来。这个情景迷住了我,以致产生要用手抓住飘带舞动起来的奇怪念头。就在这时候,一辆溜车飞快地驶过来,铁轨的颤动使阳光箭矢般飞溅出去,射向蓝色的天空,好像童话里描绘的景象。
  
  直到我被一股强力推出铁轨,随之响起一声惨叫时,我才猛醒过来。我看见一个阿姨倒在铁轨边,一条腿带着一大滩殷红的血搁在灰白色的枕木上,我吓得哭了起来。是她用一条腿,换回了我的生命,否则,我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
  
  后来,我知道了她叫马丽华,22岁,是铁路工厂的车工。第二天,报纸就登出了醒目的通讯《女英雄舍生救小彬》。市委表彰,铁路局树标兵,各界人士发表文章,沸